<noframes id="dvhdx">

    <address id="dvhdx"><listing id="dvhdx"><meter id="dvhdx"></mete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dvhdx"><address id="dvhdx"><nobr id="dvhdx"></nobr></address>

      無障礙聲明無障礙輔助工具條
      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動態 > 媒體聚焦

      “我和警察的故事”:關懷的“盲杖”

      時間:2021-02-19 來源: 字體顯示:

        初夏的清晨,天邊剛剛泛起魚肚白,敦化市北山早市的街道旁一個攤位挨著一個攤位,寬闊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不時傳來叫賣聲、討價聲,一派熱鬧景象。

      我推著裝滿貨物的手推車趕到早市,準備到攤位上出攤。正在前行中,突然間車子像是定住了似的,怎么也推不動了。
      “咦,怎么推不動了”?我詫異地說。
      正在此時,從車前繞過來兩個人,一邊幫著我推車,一邊與我聊了起來。原來他們是正在開展巡防工作的敦化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隊防控二中隊隊員董國鋒、齊春陽。由于我推著的手推車左搖右晃,他們以為溜車了,就在前面將車頂住,所以導致我怎么也推不動。我告訴他們,我叫白鶴,今年25歲,患有先天性眼盲癥,9歲的時候父母離異后又各自成家,我一直在鄉下與姥姥相依為命,姥姥去世后,我便在市里租了房子,一個人生活,好心鄰居幫忙進了點小商品到早市來賣,因無法看清道路,所以推的車子才左搖右晃。
       

      圖為警察“大哥”對殘疾人的幫扶

      圖為警察“大哥”對殘疾人的幫扶

      圖為警察“大哥”對殘疾人的幫扶

      圖為警察“大哥”對殘疾人的幫扶

        

        從那天開始,我便多了兩位警察大哥。他們經常來幫助我,早晨幫著出攤、晚間幫著收攤,時常還帶著家人來看望我,我這個苦命的小女孩從此不再孤單。

         

      在六月中旬的一天,我清算了一下這幾天的賬目,發現錢少了。第二天,我便對董國鋒說:“大哥,我昨晚回去算了一下賬,怎么不對呢,不但沒賺錢,還賠了呢?”。

         

      “究竟怎么回事呢”?

         

      董大哥當時在心中也畫了一個問號,接下來的幾天里,他就特別留意我的這個攤位。

         

      “姑娘,這個怎么賣的”一位帶著小孫女買玩具的老大娘蹲在攤位前問我。

         

      我笑著回應著:“哦,那個10元”。

         

      “不對不對”,正巧巡邏到此的董國鋒和齊春陽趕忙上前解釋:“大娘,這個是賣30元的,她患有眼疾,看錯了”。

         

      此時,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賠的錢啊。

          從那以后,他們只要一有時間,就來幫著我守攤。

         

      雪花夾雜著雨滴散落大地,東北的冬天悄然而至,北山早市進入到“休眠”期,我維持生活的地攤生意也隨之“關門大吉”。

         

      日常開銷上哪找?來年的房費哪里出?平常的藥費怎么辦?”我坐在屋中一籌莫展。

         

      “咚、咚咚”的敲門聲,將我從愁緒中拉回到現實中。

         

      我知道是兩位大哥來了,趕緊去開門。

         

      “妹子,看給你帶什么來了”?

         

      董國鋒和齊春陽帶著家人,手里拎著米面油、肉和蔬菜在門外喊著。

         

      他們進屋后,我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可他們還是看出來我有心事。

         

      “妹子,怎么了,好像不開心啊”他們問我。

         

      “我挺好呀”我心想,不能再給他們添麻煩了。

         

      “小白啊,今天不僅給你帶來些生活用品,還給你帶來一個好消息”董國鋒一邊放下東西一邊說。

         

      我期待地說:“董大哥,什么好消息,你快說??!”

         

      齊大哥搶著道:“在盲人按摩中心給你找了一份工作,你愿意干不?”

         

      聽到這個消息后,當時我的心情真的用語言無法表達出來,本應該好好謝謝董哥和齊哥,可是淚水卻不聽話地流了下來。

         

      大家見狀急忙勸到:“妹子別哭,別哭,不想干咱就再找別的活”。

         

      我喃喃地說:“大哥,我當然愿意干,你們來之前,我正在為生活問題發愁呢,你們什么都替我想著,你們就是我的親人”。

         

      后來我聽董哥說,在我工作后,他和齊哥偷偷地來到盲人按摩中心,想看看我在這里生活的開心不開心,當他們看到我一邊跟著師傅學習按摩技術,一邊手舞足蹈地跟同事講述著我和警察大哥的故事時,他倆欣慰地相視而笑。

      責任編輯:殘聯admin[打 印][關閉窗口]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网站